关于腾讯的真实原貌,这个人做了最深解读

  • 来源:百度百家

吴晓波老师出新书了。是的,期待已久的《腾讯传》。

说这本书之前,我想先写点别的。我能走进商业财经写作这一行,吴晓波老师是领路人。而且我清楚地记得,是他的《大败局》。

当时我刚毕业两年,有天兴冲冲地跑到第一任老板的办公室,“以后我也做一个财经人物写作者,怎么样?”他很礼貌地回了句,可以啊。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这条路不好走。我知道。所以吴晓波老师的所有作品我几乎都读过,也推荐给别人。他在博客列的书单只要能找到的,尽可能找来读。他当时推崇的新华社另一位记者凌志军的著作,我也买过不少。

吴老师对商业的洞察力是公认的,但我更喜欢他对商业的那种态度。既持有观察家的距离感,又不失温度。

今天下午,腾讯智库在清华大学的一场论坛上,吴晓波老师分享了创作《腾讯传》的缘起和过程。据说,因为写作这本书,他采访了腾讯所有的高管,包括pony马和张小龙。

吴老师,你知道对于一名商业记者来说,这多么让人嫉妒吗?

以下为吴晓波演讲实录,有删节:

当年接《腾讯传》这本书是2011年的11月份,是因为腾讯打完一个很重要的舆论战,叫做3Q大战,那个战争对腾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觉得是在战略上甚至在马化腾本人的一些性格上面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和影响。所以3Q大战结束以后腾讯当年决定我要实施一个开放的战略,所以他们当时干了几件事儿。

第一,他们宣布腾讯引入一个半年的战略调整期。

第二,想在全国请100个专家来开10场的会,叫“诊断腾讯”的会。

第三,想请一个人写一本书叫《腾讯传》。我很容幸接到了这样的任务。

接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认为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当时约定是在2013年,腾讯创业15年的时候,腾讯是在11月11日创业的。所以希望在2013年11月11日这本书就拿出来,但是后来这本书就拖到2014年、2015年、2016年,后来腾讯公关部的同事们知道我是全中国最严重的拖延症患者。原因有很多:

第一,腾讯的这些创业者绝大部分都是理工男,我采访完这轮以后,我知道理工男是多么“讨厌”的一帮人,他们对数据、对结果很清晰,但是他们对实现这个结果和实现这个数据的过程和戏剧性的东西缺乏了解,或者他们认为这个东西一点都不重要。

第二,腾讯是一个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公司,他们中不只有一个人跟我讲一句话,说吴老师,昨天过去的事情对我们来讲就是历史了,我们一点都没有兴趣,我们每天眼睛盯着未来,因为未来太不确定了,所以一定要面对未来。

所以腾讯是一个没有档案管理的公司,他们公司互相的管理交流通过邮件,这变得很麻烦,说我有一千份邮件你要不要看一下,对我来讲这就变成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创作难度。

第二,它是一个正在喷发的火山,我见马化腾的时候是2011年11月份,当时腾讯还正在陷入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的战争,我记得我们在深圳的一个酒店吃饭的时候,旁边的有人说我们下个月要在北京的机场投2000万的路牌广告,你把那个单签掉。那个时候微信的用户才3000万,每天新增用户大概在20万左右,那个时候甚至还没有微信的公众号。

所以我当时接这个任务的时候,我认为我大概是采访一个以QQ为体系的发展模型。但是后来的几年时间里,腾讯现在变成了两翼发展的模型,后来又有了互联网金融。

我写《腾讯传》的时候,腾讯市值600亿美金,现在已经是2000多亿美金的市值,当时写《腾讯传》的时候应该去买腾讯的股票就对了。

在写《腾讯传》的过程中,我有两个很大的感触,第一是腾讯的产品思想,这跟我长期以来在传统制造业中的体会和写作,我觉得有很大的差异性,马化腾有一句话,他说在产品领域中,有八个字,是腾讯不断进步到今天的一个秘密,小步迭代,试错快跑。

也就是说当QQ起来的时候,它是什么呢,不知道。它有一个摹仿者OICQ,所以马化腾他们当年干的第一件事是说在中国环境中,你做一个IM,和美国环境中做IM,你有没有创新的空间和可能性。你把它完全地拷贝到中国来,还是有进步,他们当年做QQ的时候,不是全中国第一个做的,当时全中国起码已经有20家公司在做ICQ这样的产品。

所以我记得做这个案例的时候,有腾讯的人跟我回忆说当年考虑一个问题是说,中国的年轻人用电脑和美国的年轻人用电脑有什么区别,后来发觉说腾讯最早期的一家公司在科技园,下面有个网吧,后来发觉中国的年轻人主要在网吧上电脑,一个在网吧上电脑的年轻人和一个在自己的家里的电脑上的年轻人有什么区别,他上ICQ、OICQ的时候,如果你是在自己的电脑前面上的话,你所有的信息都会留存在这个电脑里面,但是如果你是在一个网吧上网的话,你第二次上你不会再在这台电脑前上网,所以你的信息的留存不能够在桌面上,必须要到服务器里面去,这就是当年QQ起步的时候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微创新,它当年的版本叫做1.0。

最早期的时候是保持三天到四天有一次迭代的产品,到后来有几百次的迭代,包括我们现在用的微信,微信早年最早的模仿对象叫KIK,KIK现在我们已经很少谈及到它了,微信已经成为了那么大的一个庞然大物,它也经历了六次大的迭代的变化。

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他们常常跟我讲进化论,他们相信进化论,这批是进化论的原教主义者。

我一开始也很怀疑这件事情,进化到底对一家公司到底能够带来多大的作用,后来我在腾讯5年的创作过程中,我觉得如果它不用进化、失控、灰度的方式来管理这家公司的话,这家公司没办法被管理的。

现在腾讯我估计从马化腾到程武同学都不知道腾讯有多少个产品,有人说大概3000个,有人说大概4000个,它有无数多的产品,甚至腾讯历史上一些决定了腾讯命运的产品,比如说QQ秀、QQ空间、QQ游戏,包括微信,都不是马化腾自己一个总办会的高管决策的结果,说我们今天要做这个产品,请一个研发队员把它研究出一个demo出来,把它做初试、中试,然后做全国推广。这几个改变了腾讯命运的产品,都是边缘创新的结果,都是一些在早期甚至不是在主力部队中的人做的创新,然后他们慢慢成为了腾讯的战略级的一个产品。

那么大家知道,所有的创新变革都是在边缘发生的,都是以颠覆式的方式发生的,这个公司变得越来越大,当它变成一个科层化管理模式和金字塔管理模式的时候,上面的那个人必须要每天能够看到下面所发生的变化,这需要一种组织的创新。

所以在我一个企业观察者看来,腾讯一方面为中国的实体经济贡献了新的产品哲学,同时他们现在所存在的这种生态化的、内失控的企业组织模型也会成为未来中国企业变革最重要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