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向马化腾“认罪” 美团13亿的支付牌照白买了

  • 来源:百度百家

文/张书乐

12月底,美团点评和腾讯宣布进一步合作,微信二级菜单“钱包”页面中开辟“美团外卖”入口,与此前接入的大众点评吃喝玩乐、滴滴出行等入口同级,即日起微信用户可直接在微信钱包中点外卖。

看似腾讯又要在O2O领域放大招,可若结合美团近一年来投靠腾讯的波澜来说,则似刚刚反出腾讯的美团,匆匆忙忙又缴械投降了。

投靠与反叛,只想卖艺不想卖身的美团

美团一直是一个有个性的企业,尤其在它的创始人王兴身上。

标榜着创业十年九败一胜的王兴,尤其对自家这“一胜”的美团给予厚望,多次在各种场合高调宣称,美团会成为下一个巨头,成为BAT之外的互联网第四极。

但现实比人强。团购站点经历了资本宠儿、千团大战、IPO折戟、资本寒冬、裁员关站、移动兴起这样一条深U曲线发展后,尽管美团已经成了团购行里的头牌。但问题一直存在,其一是还是没做大,其二是缺钱。

美团不得不找金主,正好BAT也需要美团,于是乎美团就成了游走于巨头之间的一股游离势力。

2010年,阿里抱着和美团一起做O2O的想法入股美团,并将支付宝接入美团为其打通交易闭环。

基于战略考虑,2015年6月,阿里宣布复活旗下O2O本地生活服务品牌口碑网。近乎同时,美团开始推广银行卡支付。即让用户将银行卡绑定到美团钱包中,通过美团来直接进行支付。再加上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正式宣布合并,离开阿里,转嫁腾讯的逃离之心就此埋下

随后在一系列和百度、腾讯并购绯闻之下,11月,腾讯宣布向美团点评注资10亿美元。而在美团点评随后达成的33亿美元融资中,腾讯也是领投者之一。

美团就此和原本的投资者阿里划清了界限,投入腾讯阵营。可有野心的美团,并没有如京东那样融入腾讯生态圈,反而2016年2月,美团公司在美团APP上正式上线支付功能。结果被举报非法,不了了之。

可野心不死的美团最终在9月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正式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据说,为此花了近13亿。刚融来的点钱,就这样破费了。几近周折,美团完成了“支付+场景”的完整生态,去腾讯化的倾向开始显露。

可不过百日,美团却再次投入腾讯怀抱,和京东一样拥有了在微信上的入口,和滴滴出行、58到家、京东精选等多家O2O服务商同场竞技。

美团这种“倒戈将军”的做派,仅仅只是企业性格使然吗?愚以为非也,其根子上是美团有着一股子“卖艺不卖身”的想法,又想得到别人的资源,又不想被划在派系之中,受制于人,而要独立发展。

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午餐。只是美团认为它手握布局多年的场景,所以有了和BAT们讨价还价的资本而已。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美团还有什么故事?

可为何绕了个大圈,刚花了大价钱买来支付牌照,就又返回来重归腾讯阵营呢?

没有别的解释,一直想在支付上另起炉灶、不受任何一方制约的美团没招了。没有支付这一底层服务,美团的O2O闭环就永远有一个缺口。而每一次投靠,对于美团来说,都是权宜之计,除了得到投资续命外,也要对方有强悍的支付来为其延续故事和争取自建支付系统赢得窗口时间,顺便借新东家的用户资源,为自己吸点粉。

命门不能掌握在他人之手,否则所谓第四极只是一个笑话。美团和王兴深知个中三味,才会有了一系列的反出门去。

可嫁入腾讯后,这样的时间窗口变得越发紧促,以至于“新婚”不过一季,美团就病急乱投医的弄出个美团支付,更在失手被抓后,因为8月,央行宣布短期内不在批设新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美团不得不紧急变招,在一个月后买了个牌照。

可一个年利润不过五千万的第三方支付,一时难以养大,美团在接连出昏招,不但被业界寓以“农夫与蛇”、“反骨”外,并无所得。也由此,想要延续故事,只能回归腾讯旗下,去微信二级页面输点血、顺便为大价钱买来的第三方支付,留出更多的成长期。

一旦养肥了自己的支付体系,再次破门而出也为可能。

倒是美团在进入微信来延续故事的时候,也在偷偷的捣腾着新故事,比如12月爆出的美团转型ERP卖软件,想要给自己的加盟店倒腾点专用管理软件,除了在佣金上赚点活命钱外,也想以软件服务商的角色,讲个新故事,顺便赚点零花钱。

只是这个玩企业软件服务的故事,多年前BAT陆陆续续就曾经结合自家的店铺体系玩过,结果,都没结果。

张书乐 TMT行业观察者、游戏产业时评人 微信号:zsl13973399819 新著有《探路——互联网时代行业转型革命》,一本关于钻到地缝里寻找创业生机的书。各大网店和书店均有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