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长江被判14年!阎焱:都是人性之恶惹的祸

  • 来源:网易科技频道

(原标题:吴长江被判14年!阎焱:都是人性之恶惹的祸)

作者| 刘全

吴长江的微博停留在2014年12月2日。这一天,他见到了几个华东经销商兄弟,心里很温暖,“特别是你们那句无论我干什么都愿誓死相随的话,让我感动落泪,感谢大家的信任和支持,我不会放弃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但吴长江终究没能等来更好的明天。2016年12月22日晚间,在距离深圳不到100公里的惠州市,当地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告称,因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吴长江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没收财产50万元,他还被法院责令向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退赔370万元。至此,轰动一时的雷士照明案,以令人扼腕的结局宣布告一段落。

这样的结果,赛富亚洲合伙人阎焱几年前就隐隐预料到了。2012年,作为雷士照明的投资方,被誉为“中国VC教父”的阎焱和吴长江“交恶”,掀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在中国商业史上留下无法抹去的记忆。

当投资人遇到“古惑仔”

这一桩 “恩怨情仇”始于十年前。

2006年8月14日,“出于对吴长江的信任”,阎焱投资2200万美元,占雷士股权比例35.71%。在公司董事会中,吴长江控制两席、阎焱控制三席,吴长江想做的事,只要阎焱say no,都无法成行。2008年,吴长江以“优化公司股权结构”为由引入高盛,意欲以高盛制约阎焱。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朝这吴长江所想的方向发展。2008年8月,高盛向雷士投入3655万美元,买进9.39%的股份。不愿稀释股权的阎焱果断跟进1000万美元投资,软银赛富总持股比例达到30.73%。手中无粮的吴长江却无力跟投,于是他的股份遭进一步摊薄,降到29.33%。阎焱自此坐镇雷士第一大股东。

拥有海外留学背景、受过西方规范经济管理熏陶的阎焱,对于吴长江种种“江湖”行为嗤之以鼻,两人常常“火药味”十足。这里有一个例子:有一次,吴长江没有经过董事会同意就任命了一个副总裁,此副总在生活作风上颇让阎焱看不惯,但是吴长江不管,“只要有才,又忠诚,就重用。那些不好的方面我可以去限制他。兄弟之间讲的就是信用。”这一举动惹怒了阎焱,他在一次董事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训斥吴长江。

矛盾终于爆发了。2012年5月,因为涉嫌关联交易,吴长江被警察带走问话,阎焱做出决定,让吴长江请辞。吴长江的人品,令阎焱十分失望,“投进去以后,才知道他(吴长江)拿公司的钱去赌。我知道以后特别震撼,找他谈话,希望他不要赌,底线是不能用公司的钱赌”。不久后,吴长江私自向媒体哭诉,他是“被逼离开”雷士,矛头直指阎焱,公司矛盾曝光。

之后,吴长江申请回雷士,但阎焱提出“回归”的三个条件:“必须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处理好所有不被允许的关联交易;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吴长江表示对此“决不接受!” 与此同时,吴长江大肆笼络经销商。几天后,雷士照明员工开始声势浩大地罢工,供应商则威胁注册新品牌“另起炉灶”。各地工厂的罢工和经销商的闹事让雷士股价大受折损,迫于公司稳定,阎焱最终作出了退让。

尽管吴长江成功扳回一局,但阎焱已经成了他的眼中钉。“谁能帮我搞掉阎焱,我就和谁合作。”在阎焱问题上,吴长江已失去了必要的理性。此时经朋友介绍,王冬雷出现了。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最后将吴长江送进大牢的,正是当初被视为“白武士”的王冬雷。

升级:刘强东炮轰

正当“吴阎之争”沸沸扬扬,吃过投资人苦头的刘强东跳了出来,将这场纷争升级。

2012年7月12日,刘强东在其实名认证的微博中表示,阎焱称拒绝过他三次融资请求为“公开撒谎”, 并指阎焱“强势欺压创始人、侵害创业者利益”。而知情人透露,实情是当年京东缺钱濒死,刘强东本想引赛富注资,阎焱却直指京东毛利率低、运营效率差,所以没有投资。

不知是否是回应刘强东,次日,阎焱在微博中称,“这些年在中国投资了很多家企业,有成功也有失败,也错过了一些能赚钱的机会。因为我相信,一个创业者如果大话假话反话连篇,如果对投资人,创业伙伴没有感恩之心,如果不研究企业如何赚钱而一门心思绑架投资人不断烧钱,这种企业成是偶然败是必然。”

在雷士纷争上,他坚信自己是正确的。“他(吴长江)是一个具有人格两重性的人,也是一个非常不可理喻的人。人性中的恶在他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2014年12月,阎焱在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说,而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推动雷士照明向‘’规范化、制度化‘’方向走。

创始人与VC“相处之惑”

刘强东的微博一石激起千层浪,甚至在当时引发了一场关于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微妙关系的大讨论。

在众多“挺阎派”代表人物中,凡客诚品CEO陈年无疑最引人注目。他在微博上跟刘强东隔空喊话,甚至对呛。陈年认为,作为创业者,遵守游戏规则,是起码的前提。“以胡言乱语脏话连篇来招摇惑众,以道德审判来凌驾于游戏规则,尤以某种情绪为诱导,打击动摇一个辛苦建立的创新秩序,不是不智,是自暴自弃”。但更多的人则站在了中立的位置。当时易凯资本有限公司CEO王冉反思,美国也有股东利益纷争,但为什么投资人和创业者从未被演绎为两个泾渭分明的利益阵营?

在此前的采访中,阎焱曾被问到VC如何去改变创业者和创业公司,他一针见血地说:“中国企业家很多都是喜欢我说了算,因为这个企业我是founder,我说了算,后来有人进来以后,机构投资人把公司变得规范管理,比如说以前公司家里吃饭买菜的钱都是从公司拿,那就不行了,你要有一个制度管理,什么东西可以报销可以东西不可以报销。投资人和企业家关系,永远即是相互辅佐又是一个相互制约的关系。”这是阎焱与所投企业的相处之道。

投资圈里的人都知道,赛富不是一个很喜欢跟人合作与联手的基金。在赛富所有投过的项目中,90%以上是领投或独投,其中IDG、弘毅、高盛是与赛富合作频率较高的几家著名机构。这呈现出阎焱强烈的个人色彩:有自己独立判断,不爱跟风,不爱扎堆。就连阎焱自己也坦言,“我其实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就怕遇上那些感性的创业者,当一个创业者感性压过理性的时候,就很危险了。投资人也是如此。”

如今,吴长江被判刑,但留给我们的问题仍在:创始人和投资人应该保持怎样的距离?当双方出现对抗时,企业该何去何从?须知道,投资方入股一家企业,终极目标是追求高溢价退出,但必要条件是帮助公司完善内部治理结构,包括派驻董事、财务总监等,消除野蛮生长的气息。

本文来源:投资界 责任编辑:彭丽慧_NT5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