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一线基金有点远的戈壁创投:揭示惊人离职率的背后

  • 来源:百度百家

戈壁创投,投资机构老牌子。

2002年成立,甚至早于红杉中国(红杉中国于2005年成立),根据百度资料,戈壁合伙人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专注于中国高科技与数字媒体行业内的早期投资。

然而,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甚至集赶上了吗都很难说,因为目前GPLP君没有发现戈壁创投除了途牛之外,还投资了哪些耀眼的项目,比如斗鱼,比如billbill,戈壁创投都与之无缘。

在那个躺着数钱,好项目一大把的年代,戈壁创投的遭遇多少有点令人惊讶。

当然,在很多LP朋友的不断咨询下,GPLP君今天走进一下戈壁创投,看一看这个老牌的投资机构14年里到底做了啥。

戈壁创投的2016年:与一线基金有点远

相比较红杉中国与IDG资本,无论从管理规模还是投资的项目来讲,戈壁创投逐步远离一线投资基金,甚至比一些近年成立的人民币天使基金,诸如梅花创投等机构的差距也在逐步加大。

虽然其在2016年12月宣告连续获得奖项,然而,在一些同行及创业者眼里,甚至LP眼里,戈壁创投却似乎有点陌生。

谈起戈壁创投,有些人甚至问GPLP君,这家机构到底是做什么呢?有什么业绩吗?

彻底无语,无法诉说,最近三年到底有哪些明星项目?这是GPLP君的亲身经历。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戈壁创投怎么啦。

戈壁创投奇葩的管理模式:合伙人趋势把握 项目投资则归副总裁和投资经理

与其他投资大佬,诸如沈南鹏、朱啸虎坚守在一线抢项目相反,戈壁创投的基金管理有点与众不同。

根据百度公开资料显示,戈壁创投的基金管理团队如下:

早期合伙人队伍有:刘伟杰 曹嘉泰 谢士骏 徐晨

而根据其最新官网显示,其主要合伙人有: 曹嘉泰创始合伙人/管理合伙人、蒋涛管理合伙人、徐晨管理合伙人、朱璘管理合伙人、邱家睦合伙人(戈壁东南亚)、刘伟杰创始合伙人/高级顾问。

原来,戈壁创投在2004年经历了一轮管理变革——2014年,徐晨、蒋涛和朱璘成为戈壁的新一代合伙人和管理者;创始合伙人层面,刘伟杰决定退休,曹嘉泰把工作重心放在戈壁东南亚市场的投资。

关于戈壁创投独特的基金管理方式,在2015年9月23日,21世纪经济报道《新老“接力”:戈壁创投探路量化VC》一文当中进行了描述,“在戈壁内部,合伙人的主要精力在投资趋势的把握上,项目的寻找和执行则由投资副总裁和投资经理层面的团队成员负责。”

根据文章相关报道,现阶段,戈壁创投团队中非合伙人级别共有12位成员,分成4个投资小组,进行不同方向的研究和投资,每个投资小组的负责人每半年与合伙人层面全面沟通工作进展;小组负责人在组内以类合伙人的角色管理团队和被投企业,在投资业绩尤为突出的情况下晋升为基金合伙人;基金合伙人如能持续在基金的募资、退出等方面有重大贡献,将被允许以买入公司股份的方式,晋升为公司合伙人。

“这四个小组的Team Leader和我们合伙人一样对项目拥有决策权,但是我们的权重会比他们稍微高一点。具体执行上,投资小组的成员会对项目做一个内部的初评,初评评完之后把意见反馈给我们。合伙人层面只要多数通过就行。”徐晨介绍,与自组织模式挂钩的是戈壁的奖金体系——戈壁新老两代合伙人共同决定,提高奖励给投资小组的基于项目的Carried Interests分配比例,由小组负责人决定具体分配方式。

就此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一线的投资经理及副总裁需要承担投资最难的寻找项目的工作,然而最终决定及分配归属于合伙人。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如同打仗,谁都知道一线苦,战略及趋势相对安逸,所以GPLP君也想做戈壁创投的合伙人啊。

而且在如此激励体系下,下面的人怎么能一直保持积极性去抢项目,而且即便抢到后期话语权有限,他们该如何选择?

将在外而军令有所不受。

毋庸置疑,一线人员最了解市场,而项目决定了趋势,与其背道而驰,我们只能用时间来验证业绩。

不过,有一点很明显,哪个基金经理愿意做只干活不求回报的老黄牛?

离职率攀升

一年以后,戈壁创投中下层的离职率开始攀升,这验证了GPLP君的判断,还是以事实来说话:

2016年,戈壁创投团队中非合伙人级别从12人降为8个人,这其中真正能寻找项目和执行得进一步缩减为6个人,其中两个副总裁,四个投资经理。GPLP君没有算的2位分别是:顾问谢士骏,他也是戈壁创投的创始合伙人,还有一位是天津基金董事总经理张威。

那么这些人离职后到底去哪儿了?

GPLP统计显示,大量青年投资人从老牌创投机构出走,成立新的本土创投品牌,这其中也包括成立梧桐树资本的童玮亮,曾经的戈壁创投合伙人。

“其实背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分赃不均’,”蒋涛坦陈,戈壁创投内部当然也曾面临这一考验,“前两年,几个合伙人花了很多时间,经常周末开会讨论这些问题,其中拉锯的过程肯定不那么美好。”

既然清醒的意识到这个问题,为何还要持续?GPLP君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戈壁创投离职的人当中也有敢于创业的勇士。

烯牛数据创始人李锦香(前戈壁创投VP)和戈壁创投CTO杜强研究琢磨了半年后,两人离开了光鲜的投资机构,一起出来创办了烯牛数据。

此外,还有加盟其他投资机构的选择。

例如现在京东投资的杨世毅,此前在戈壁创投任投资总监,先后投资了iKair、PICOOC、Raiing、Sleepace和Autobot等智能硬件公司。2015年加入京东负责智能硬件领域的投资。

还有近期加盟光速中国担任副总裁的王国栋,在加入光速中国之前,王国栋在戈壁创投从事了四年的风险投资工作,担任副总裁职务。他的主要投资项目包括百恩百、卡拉丁、汽车大师、iTrip、皇包车、P2、氪空间、云报销、Fellowplus、Emerge、家墨方、绿豆家装、360装房网、丫米厨房、英语魔方秀、下一站(被航班管家收购)等。

大家发现没有,这些标准照风格为何如此统一,因为就是在戈壁创投时拍摄的哈。

那些在生死线上挣扎的项目

上面说到了人,GPLP还是稍微盘点一下戈壁创投Portfolio,看看有什么发现。

品读项目 还挂在官网上,不过这个项目已经于2015年12月1日就关停了服务。

下面这两家项目,已经在官方Portfolio看不到了,还是作为案例梳理出来。

2014年8月,戈壁创投领投了麦兜旅行网天使轮投资,规模数百万人民币,麦兜旅行是一家专注于高端度假产品的处境自由行在线网站。

2016年上半年麦兜旅行网传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

2016年9月,蒋涛在某次采访中,还特意反省了这一失败的项目。

蒋涛认为,淘在路上、麦兜旅行等一些旅游O2O的大批倒闭,是因为他们既没有改变作为OTA的本质,也没有改变线下的体验。“他们没有解决根本问题,一方面从消费者来讲,他们没有为游客带来新的体验;另一方面从行业链来讲,他们没有提高行业的效率。”在分析旅游O2O企业倒闭原因时,蒋涛说,这两点是这些旅游O2O企业倒闭的根本原因,而一个企业是否能活下去,其实主要也是看这两点。“如果同时满足这两点是有机会将企业做大的,但如果这两点都没做到就比较容易倒闭。”

还有一家亿佰购物,2008年,亿佰购物获得戈壁创投1000万美元注资,并迅速扩张。同年还被评为“最佳商业模式”荣誉称号。然而2013年,这家颇被业内看好的企业突然倒闭,留下近3000万元的负债,其中包括600万元未发货商品订单。

而在亿佰购物的投资人、大股东——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看来,亿佰购物的境遇除团队的融资力较弱之外,背后存在一系列复杂的原因。

“外部市场环境就是这样,资本对电商不再热衷,包括京东在内的明星企业同样在亏损,亿佰购物的融资能力也很有限。”徐晨表示,亿佰购物已经达到了戈壁投资对单个项目投资的最大限度,因此他们也不可能再追加投资。

GPLP君不说了,LP们大家抱一抱,说多了都是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