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大礼包”,或促使特朗普转变贸易理念

  • 来源:百度百家

美国人对实用主义的推崇是深入骨髓的,像特朗普这种大半辈子都在商场中摸爬滚打的精明商人就更是如此。这可以解释,为何特朗普前一秒钟还对某样事物剑拔弩张,下一秒钟就可以给它热情拥抱——一切因利益而转移。

我所说的“某样事物”不是别的,而是自由贸易。尚未正式就任总统,特朗普已经频繁、高调地举起了反自由贸易的大旗,然而,近期与马云的会晤,却显示出特朗普的贸易理念并非铁板一块——1月10日,阿里巴巴董事局马云在美国纽约特朗普大厦与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进行了会面交流,会后,特朗普称“我们有个很好的会面”,并与马云就聚焦中小企业线上贸易达成了合作共识。

只要明确两个事实,就不难理解特朗普与马云会晤所反映的重要信号:一是,马云和他领导下的阿里巴巴是一贯致力于自由贸易的,马云提出的eWTP(全球电子商务平台)作为现行WTO贸易体制的补充,在国际社会广受认可;其二,特朗普推崇贸易保护主义,一个重要矛头是指向中国的,其在竞选总统时就表示,上台后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且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在这两个事实之下,特朗普与马云之所以还能成功会晤并达成贸易合作共识,只可能能基于一个前提,即出于一个实用主义者的现实考虑,特朗普的反自由贸易理念正在出现松动乃至戏剧性反转。

驱动特朗普贸易理念反转的,是中小企业通过互联网平台开展更多国际贸易的可能性。对于大企业在传统国际贸易框架下的贸易行为,特朗普的态度是极为强硬乃至顽固的,苹果、福特、通用等美国本土企业,乃至丰田等非美企业,此前都在特朗普的“威逼下”妥协,经济学中支撑自由贸易的“比较优势”理论,在特朗普眼里显然无足轻重。例如,得知丰田要在墨西哥建厂制造卡罗拉,瞄准的则是美国市场,特朗普在twitter上的回应言简意赅,“没门!”“要么在美国建厂,要么就上交高额关税!”不要说特朗普是“霸道总统”了,叫一声地球村村长也不为过——在特朗普的词典里,贸易显然不是你来我往、和气生财,如果特朗普承认经济学里的“比较优势”的确存在的话,那也似乎是美国占有全面、绝对和不容置疑的霸权优势。

与对大企业开展传统国际贸易的态度不同,特朗普对中小企业在互联网平台开展国际贸易的肯定说明,只要符合美国的利益,特朗普还是愿意尊重贸易常识、拥抱新事物的。须知,相比大型企业,中小企业是最能带动就业的,特朗普不可能不看重这一点。拿我国来说,我国的中小企业提供了50%以上的税收,创造了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但却提供了80%以上的城镇就业,社会效应可谓巨大。而据阿里巴巴的声明称,阿里巴巴将透过旗下的平台,在未来5年让100万美国微型企业和农民将美国的产品销售到中国和亚洲,如每家企业为计划增聘1人,就可藉此为美国创造100万个就业机会——100万个就业机会对特朗普有多重要,从他如何“威逼利诱”重要企业在美国设厂就可见一斑。

全球中小企业间的线上贸易,共赢的机会大于竞争,也是精明如特朗普之流不会忽视的,当然,这也是马云之所以愿意与特朗普达成合作的原因。首先,在传统的wto贸易框架下,中小企业很少参与国际贸易,因此,作为传统贸易结构的重要补充,中小企业在今天参与全球贸易带来的是贸易增量,开辟的是互不重叠的蓝海市场,对于贸易相关国家都是机会;其次,中小企业开展国际贸易的可行性,集中体现在互联网渠道对商业效率的提升以及有效打破贸易地域边界的潜力,长远来看——尤其是eWPT真正落地之后,线上化的贸易将顺利成章地成为传统贸易形式的升级版本。

马云与特朗普能够达成中小企业的线上贸易合作共识,对于特朗普来说是以“实用主义”为导向的结果,而对于中国来说,则说明新经济是可以超越边界的,不仅仅可以超越地域的边界、企业规模的边界,更可以超越商业和外交的边界: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地位恶意否定,使传统的外交手段需要直面这一尖锐的矛盾,而马云另辟蹊径地选择中小企业线上贸易这一议题,不仅使特朗普保守的贸易理念出现实质性反转,长期来看,也将产生“以经促政”的积极外交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