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效公司“数字王国”,选择 VR 做未来靠谱吗?

  • 来源:网易科技频道

(原标题:曾经辉煌过的特效公司“数字王国”,选择 VR 做未来靠谱吗?)

韩方航

如果动辄上千的票价阻碍了你去现场看王菲演唱会,那么30元的VR在线直播听上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按照通常对于VR虚拟现实的理解,它应该能让你感觉自己身在一个距离王菲很近的地方,仿佛身临其境。

只不过真正的现实没那么美好。渣画质,看不清王菲的脸,远不如普通直播1080p的效果来的清晰。此外,VR直播还有大约十几分钟的延迟,现场演完了,VR还在播放。用一位观众的话来说就是,“一开始好奇效果如何,但是看完以后感觉花30元买VR,挺不值的。”

为这场演唱会提供VR技术支持的是数字王国。这家公司成立于1993年,创始人之一是《泰坦尼克号》以及《阿凡达》的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在20多年的时间里,数字王国最主要的业务一直是电影特效制作,但现在数字王国的CEO谢安在各个公开场合最喜欢谈论的东西变成了VR,这是他在2013年接手数字王国之后为这家公司找到的新战略。

《泰坦尼克号》

数字王国有一个显赫的出身。除了詹姆斯·卡梅隆以外,另外两位创始人也都是业内顶尖的人物。斯坦·温斯顿为《终结者》系列和《侏罗纪公园》系列做过特效,斯考特·罗斯则是《星球大战》导演乔治·卢卡斯创立的特效公司工业光魔的总经理。

在IMDB上,有数字王国参与特效制作的影片达到了130部,最著名的作品自然是1997年的《泰坦尼克号》,《复仇者联盟》、《死侍》、《自杀小队》这些近年来的超级英雄大片也有数字王国的身影。

从成立开始,数字王国就一直被认为是业内最好的特效制作公司之一,曾经9次获得过奥斯卡奖,而他们为一些品牌商制作的广告也获得了包括9个戛纳金狮奖在内的许多广告大奖。

但随着特效行业的竞争加剧,数字王国也在2010年前后陷入困境。真正压垮数字王国的是一个过于激进的扩张计划,当时他们的母公司,一家名为Wyndcrest Holdings的私人公司宣布将开设一个新的动画工作室,并投入到真人电影制作。这些投资巨大而且周期漫长的项目最终拖垮了数字王国。2012年9月,数字王国因为资金链断裂而不得不宣布破产。

数字王国随即成了商人们转手谋利的工具。在宣布破产后不久,中国影视公司小马奔腾联合一个印度财团一同收购了数字王国,并在两个月后,小马奔腾宣布将和数字王国设立一个合资公司。

但这家合资公司并没有最终落成,小马奔腾也放弃了数字王国。这家公司在2013年3月将数字王国转卖给了一家从事废品收购业务的香港上市公司奥亮集团。

在这些眼花缭乱的资本操作当中,小马奔腾和一个名叫车峰的商人成了最大赢家,尤其是后者,因为数字王国注入奥亮集团所带来的股价提升,在账面上的获益达到了61亿港元。

《自杀小队》

谢安就是在这一系列交易的过程中加入数字王国的。在此之前,谢安是天行集团的董事总经理,为奥亮集团收购数字王国担任财务顾问。2013年,他成为数字王国执行副总裁,并在2014 年成为执行总裁。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就成了,如何让数字王国摆脱财务危机并且回归正常运营。

由于谢安本人的财务背景,从财务入手自然是一个最自然的选择。裁员当然是第一步,既 2012 年 9 月关闭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动画部门并裁员 300 人以后,数字王国在谢安接手后又在一年内裁员 400 人。

此外,谢安还重新调整了数字王国的工作流程。在一部电影的特效制作中,哪些镜头由洛杉矶完成,哪些镜头交给有退税政策的温哥华工作室,哪些镜头再交给人工更便宜的印度公司外包,才能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

而在传统的电影特效生意之外,数字王国也开始承接游戏、广告方面的业务,这些谢安口中的“小项目”能够填补数字王国在各个电影项目衔接中的空档期,以避免没活可做导致的人力成本浪费。2014 年,数字王国在这一块就参与了日产、起亚、美联航这些公司的广告,以及《刺客信条》等游戏项目。

《刺客信条》

做出这些改变,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在于整个特效行业也正处于江河日下的地步。就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拿到奥斯卡最佳特效奖之后没几天,制作特效的Rhythm &Hues Studios公司就宣布破产。为《指环王》做特效的维塔工作室创始人理查德·泰勒此前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也感叹:“光靠电影的话,要生存越来越难了。”

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因为在特效行业开始兴起以后,大量的公司进入了这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因为竞争加剧,价格就被压得越来越低,最终使得整个行业的利润率下降。据报道,在电影领域,一般行业的利润达 20% 至 25%,但特效行业的利润只有 5% 左右。

在整个行业利润率下降的情况下,特效公司的运营水平就非常关键了,但这同样也是一个难点。电影行业是一个存在一定周期性的行业,有的时候电影项目多,有的时候电影项目少。这也就意味着特效公司可能会很忙,也可能会很闲。这样一来,特效公司就严格把控团队的规模,否则一旦接不到项目,那么特效公司就必然面临着入不敷出的困境。

在 2014 年数字王国的年报中,尽管这块被称为“媒体娱乐”的特效业务的收入从此前一年的 2.38 亿港币增长到 5.24 亿港币,但依然亏损了 3600 万港币。这可能是促使数字王国从 2013 年起就一直在试图开拓新业务的原因,而VR就是他们为自己选择的新出路。

美国市场研究公司SuperData的数据显示,2016 年全球VR市场的收入是 27 亿美元,而其中大部分都属于都属于硬件销售,包括Oculus、PS VR、HTC Vive等。而在消费级市场上,VR更多的还是一个概念,换句话说普通人在消费内容的还是少数。

在优酷上搜索《黑童话》——一部由数字王国、优酷、以及黄晓明创立的易星传媒共同出品的VR短片——出现的播放量仅仅刚超过 20000。王菲演唱会据称VR 直播的成本是 3000 万,按照 30 元的票价计算,需要 100 万人观看VR 直播才能收回成本,而在微鲸 VR 上观看的人仅为 8.9 万人,腾讯没有公布在腾讯视频上观看 VR 直播的人数。

这些数字意味着,虚拟现实还没有培养起成熟的消费习惯。这门技术暂时还停留在 geek 们炫技的状态当中,而缺乏能够真正培养起用户习惯的载体。这是数字王国将 VR 作为自己的新战略中最不确定的地方。

从这个角度来看,数字王国和行业中的其他特效公司并没有什么差别,都在寻找自己的出路。维塔工作室拓宽了自己的生意领域,卖周边,办旅游展览,还发行电影艺术的相关书籍,这些生意占比逐年上升,目前已经占到了 40% 左右。

詹姆斯·卡梅隆在离开数字王国之后成立了新的特效公司“卡梅隆 | 佩斯”集团,他们在 2014 年开设了中国办公室,希望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能够帮助他们,但中国公司对于特效的不重视,让这家公司的发展远没有他们希望的那么快。

只有《星球大战》背后的工业光魔似乎再也不用担心了。他们随卢卡斯影业一起被卖给了迪士尼,拥有了一个资金实力雄厚的大靠山。

数字王国能够凭借 VR 脱颖而出吗?“我接到很多同业同行的人的祝福电话和微信”,谢安说,“大家都知道今天晚上(12 月 30 日王菲演唱会当天)是一个转折点。如果我们成功了,那么大家都知道我们可以去追寻这样一个商业模式,去把市场做大。”

但可惜的是,这次王菲演唱会 VR 直播表现出来的渣画质和延迟似乎说明,整个 VR 产业还远远没有等到他们成熟的那一天。

题图来源:豆瓣

本文来源:好奇心日报 责任编辑:郭浩_NT5629